诚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诚融 源码 交易
查看: 1|回复: 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uzitz
投资    
touzitz    
touzitz     暖
youzi       
诚融    
touzitz     暖
touzi     那年我二十岁,在一个加油站里工作。
touzitz     在那样一个年纪,照常理看来应该还很年青,可我常常觉得自己已经很老了,当然不是因为我的背有些弯曲,和额角上仿佛天生的皱纹。我的远方的堂姐第一次见到我,便很惊讶地问我,怎么这么小就会有这样的皱纹。我当然无言以对,摸着额角上几条被老天爷画上的横线,心里有一些难过,因为那年堂姐二十岁,是个很漂亮的城里姑娘。
诚融     从我十六岁的时候便已经出来自己找饭吃了,最开始学的是油漆匠,后来又在镇上开摩托车送客,还在县城里端过盘子。但这些工作我都做不长,我常常想着要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我不喜欢家乡望不到边际的山,不愿意像父亲一样在那点点责任田里扒弄一辈子。远方,我的希望应该在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可八十岁的奶奶对我的想法不以为然,她是个很有智慧的老人,说话的时候常常引用增广贤文上的话,什么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青山有远亲;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暂将冷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这样的句子随时从嘴里蹦出来,又押韵,又好听。她说我是“命里只有八颗米,走遍天下不满身”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贤文里的话,但我知道她不能用一句话就阻止我去远方。
投资    于是我便到这里来了,离家一千里,是堂姐把我弄来的,她是这个加油站站长。她已经有三十多岁了,而我刚好二十岁。我来的那天,天气很热,我背着一包衣服,身上穿着一件印着海信空调字样的T恤衫,我是问了好多次路,辗转才找到这个地方的。到了这里我心里还是有些失望,这地方虽然名义上叫开发区,也没有山,但我一眼便知道这里一样是地地道道的农村,除了这个孤伶伶的加油站和一条日夜喧哗的国道,周遭都是一片平芜。我背着包进去向里面几个加油的小姑娘找我的堂姐,她们问我怎么才来,都等了几天了。我觉得很疑惑,说是今天让我来报到的啊!她们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说是报到上班的,那几个小姑娘便吃吃地笑起来,让我一头雾水,便问那个瘦瘦的大眼睛姑娘,她笑得好看些,样子也比较机灵调皮,她边笑边说加油站里要装空调了,我穿着这身衣服,背着这样一个包都以为是来装空调的,我自己想了想,觉得也像,便同她们一起笑了起来。
touzitz     这样我就在这里呆了下来,因为我的堂姐是站长,沾了她的光,我可以不用去加油,而是学习计量,很简单,就是每天将外面运进来的油量一量卸到油罐里,再就是骑一个三轮车,到镇上去买菜,然后每天守在加油站里打打杂。虽然对这样一个地方有些失望,我仍只能呆在这里,因为没有其它的地方可以去。好在工作比较轻闲,我也不着急,有的时间去认识这里的人,了解这个地方。
touzitz     加油站里也就十几个人,女的居多,而且年纪都不大,只有几个是才结了婚的,其余都是小女孩,与她们渐渐混熟了以后,我越发觉得自己的“老”,这里最小的还不到十六岁,身份证都没有拿到就已经找关系出来做事了。加油站里一共只有四个男的,两个加油员,一个做饭的师傅,加上我。男孩子在加油站里做事是要被她们瞧不起的,因为工资低,工作又这样简单,看来是没出息没希望的,但大家都在这样一种年纪,每天都要相处在一块,男男女女的总要弄出点古已有之的,并不新鲜稀奇的事来,于是就有恋啊爱啊的出现,加上女的又多,斗嘴,小诡计,小争吵,在工作之余成了生活里必不可少的小点缀。这在旁人看来是如何微小不足道的平凡生活,但在于我们这些人,这便是全部了。我还没有恋爱,因为认为自己是个有志气的人,得了工资便买些书在宿舍里看,觉得有一个希望在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又不知道。有时候我也会到周围的村庄里一个人闲逛,看人家的果园,菜园,看别人在田地里忙活,看屋顶上的炊烟,看山坡上吃草的水牛和黑山羊。日子很散漫地过去了。
投资     老林是在第二年的十一月间来的,那天天已黑了,我和做饭的老徐坐在生活区的门口闲聊,便看见一个人直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的肩上扛着根棍子,两头一边挂着一个蛇皮袋一边是一床绵被,他看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后来知道他才三十出头)长得很黑,穿着上很土气,因为他脚上的解放鞋现在很少有人穿出门了。他一来便向我们打听这个加油站的名字,我告诉他,他连说是了是了,又问站长在不在,那时候我的堂姐已经调到别的油站去了,又换了个男的来,但那人与堂姐互相认识,走前打了招呼,所以我还是做着原来的事,并没有什么变动。那天站长不在,我便问他有百癣夏塔热片痤疮什么事,他说他是来做事的,我问做什么,他说就是来做事的,又说是哪个哪个叫今天到这里来找站长,他的口音很好懂,一听就知道是河南方言,但内容语无伦次,好半天我才弄明白,他也是过来上班报到的,刚从河南来,来了又找不到地方,下了火车,转了一次车,到了离这里还有六十里地的地方,便不认得路了,也不知道坐什么车,便一直边走边问步行找了过来。听说他走了那么远的路,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心想这人可够笨的,路上那么多过路巴士,张口问一问便行了,还用得着这样折磨两条腿。老徐问他吃过没有,他说不饿不饿,老徐说没吃我就给你弄点去,他还是说不饿不饿,老徐便摇了摇头进去了,过了会给他端来碗面条。他很快吃完了面条,我便领他到空着的一间宿舍里,可是又没有垫的盖的,我看着他背着的只有一床被子,心里犯了难,床单绵絮之类都在仓库里堆着,可钥匙在站长手里。跟他一说,他说不要紧的,把东西一放,从房间地上拾过几张报纸,铺在床上,然后将绵被摊开,两边一对折,一半垫一半盖,我说这行吗,他说不要紧的就一晚上吗,不要紧。我一想,那没办法,就由他了。
诚融     这个加油站以前是私人的,听说是福建人的,后来卖给了石化。地方很大除了油罐区,生活区,加油区 三大块以外后面还有一大片空地,三个小池塘,卖过来以后,里面还有鱼,只是没有人喂,瘦得只有一个大头加一条尾巴。那男站长刚来,看到了这池塘,惊喜了一把,可下了钓,看到钓上的是这样的玩意,连说晦气,遭蹋了鱼饵。他是一个地道的城里人,可总说他羡慕乡里人的生活,认为乡下空气好,氧多,人长寿。他要退了休,一定要在农村买过小房子种点菜养点小牲口。这地方算是对了他的脾胃了,虽说是个村不村镇不镇的地方,但后面有这么大一片空地,又有这几个池塘,他认为找到了发挥他的梦想和力量的机会到了。老林当然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投资     老林来了以后,站长便开始了他的计划,买回了几百只小鸭、小鹅,近万尾鱼苗,这些小东西统统由老林负责,站长说经他的研究,鸭子生长周期短,鹅虽然长得慢些,但它可以看家,可以防盗,并且它们的粪便都可以喂鱼。老林一来,我的工作便增加了。加油站有自己的人员编制,只有加油员,没有饲养员,只能另想办法,于是我便在计量,买菜之余,还要去帮忙加油,虽然不用倒班,而且还给我加了一百块钱的工资,我还是有点失落,感觉自由被剥夺了,心里便有些愤愤的,这怒气便想发到老林身上去,可是看到他成天一副老实木讷与世无争的样子,我又恨不下去。
0576     加油站里的那些结了婚的女人都说老林家里一定很穷,穿得那么土,跑这么远来打工,他们那地方肯定住不得。我也是外地人,对她们的话不以为然反问她们,你晓得他家蛮穷,他晚上亲自告诉你了,还是你嫁到河南去过,有人便要过来说要撕我的嘴了。这些女人嘴巴泼辣,心肠其实并不坏的,我常常跟她们开些玩笑,有一次她们说老林看不出来只有三十多岁,那么显老,不晓得他老婆是什么样子,说着说着便扯到让小女孩子跑到旁边去的话来,我没有走开,对她们说:你们这些人吃饱了饭没事做,取笑别人,你们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这话差点让她们喷出饭来,矛头便都朝向我身上了,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倒什么都懂呢,那你是饱汉还是饿汉呢?我知道说了错话,只能跑开了事,可她们抓了这话柄,足足笑了我一个月。
touzi     老林其实是蛮能干的,他把小牲口招呼得很好,有些小毛病之类,还懂得去买点兽药来喂它们,他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回一些竹子,劈开来,用铁丝编在一起做成篱笆,将鸭子和鹅与工作区隔开;还弄回了一条小狗在池塘边喂着,有空时又与老徐商量买回了一些小农具,动起了那块空地的心思,准备要种些菜。另外他也会刷油漆,还会写毛笔字。虽然,他在后院子里忙活,与前面的我们相处得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也不错,车子多了他会去帮着加油,还很快跟我学会了量油高,卸油。除了话很少,他算是与大家相处得很溶洽了。慢慢的大家也多少知道了他的一些境遇,他的家的确是很穷的,除了家里的老婆,下边还有三个女儿,都还不满十岁,至于他以前的经历,大家都不知道了,他勤勤恳恳做着自己的事情,都觉得他是很珍惜这份大家看来待遇很一般的工作的。
touzi     院子后面一天比一天热闹了,老林也显得很兴奋。等到第一批鸭子卖出去的时候,站长决定站里要加餐庆祝一次,拿出三百块钱让老徐买酒菜,又杀了一只鹅两只鸭子。每一个人都要到场,到中午的时候饭菜都已经上了桌,一数人头,没有看到老林,于是站长便要一个小女孩去叫,那小女孩回来说房里没人。站长说:还出了巧了,这时候能到哪里去。可能在后面,我说我去找找看,出了门,我便往院子里走,菜地里没人,鸭子窝也没有人,最后我在池塘边上以前就有的一个用来守鱼的小房子里找到了他。那房子只有一间,早废弃了,还倒塌了小半边,我其实并不知道他在里面的,只是从那里经过,听见有很重的呼吸声,把我还吓了一跳,仔细一听,那呼吸声里还夹着很低很低的哽咽,那是刻意被压抑的哭,声音低得让我觉得是他在大口喘气。我北京白癜风医院不敢进去了,只在门口轻喊了一声,里面立刻安静下来了。
0576     在那天的酒桌上的老林一反常态,他喝了很多的酒,也说了很多的话,具体说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大意应该是感谢,高兴之类的话,如果强迫自己去记一记,可能他说过心里很暖和这句话。那天我也喝了不少,眼睛只盯着第一天来时那个大眼睛的的女孩,我知道她也在看着我。旁边的世界在我们的眼里变得是那么的多余。那几个女人又在拿饱汉不知饿汉饥来嘲笑我,我也仿佛没有听到。因为,我恋爱了。
youzi     第三年,也就是我恋爱了一年之后,这个地方因为有家中央直属的大企业要搬迁过来,开发区要扩大面积,自然而然便延伸到这个加油站附近的几个村子。这里便面临着拆迁,那些家在附近女子便很雀跃的样子,显得比平常兴奋。但我却有些沮丧,我的女朋友就是这附近的人,本来我们好得像蜜里调了油,好像分不开的样子,自从拆迁的消息放出来以后,她对我开始有些挑剔起来,她很聪明,不直说,直是婉转地提出要考虑我们的将来,还常常在我跟前说起她的年纪,天啊,她才二十岁,可她那表情,好像是明天就要过期的食品。我不是没有想过将来,可想有什么用,头想痛了,腰想弯了日子还是照旧。但恋爱是甜蜜的,我舍不得她,心里便有不好的预感,觉得在这里呆不长了。youzi touzi 诚融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诚融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2 11:34 , Processed in 0.676006 second(s), 56 queries .

诚融论坛touzit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