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诚融 源码 交易
查看: 3|回复: 1

母亲的天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23: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uzitz
touzitz    
youzi    
youzi     母亲的天堂
诚融       
youzi    
touzi       
touzi     我不爱我的母亲。
touzi     我知道说出这句话一定会遭到世人的鄙视和唾弃,但是,这却是我压抑在心底四十年的一直想说却又不敢说出的话。
touzi     六十年代的生育高峰,造就了家庭的多子女,很多生活本就穷苦的家庭日子更是雪上加霜。也许是生活的压力扭曲了他们的性格,也许是穷苦的日子洗刷了他们善良的天性,沉默寡言的父亲更加忧郁,倔强要强的母亲更加暴躁。作为兄妹四人中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儿,不但没有得到母亲特别的爱怜,反而遭到了更多的责难,尤其是自我出生的那天聪明活泼的二哥被开水烫伤以后,母亲便把我的出生视为不祥。
0576     在那粮食限量供应的年代,我家一日三餐都是两样饭。干体力活的父亲和三个正在发育时期的哥哥吃的是小麦和玉米两和面的馒头,母亲和六岁的我吃的是纯玉米面的馒头。逢年过节,哥哥们可以饱餐一顿白面馒头,而我只能凭母亲的限量吃一个。哥哥们放学后写作业,而我却有干不完的家务活。母亲说,女人天生就是干这些的。记得一次大哥帮我担水,被母亲看见了,我和大哥同时遭到了一顿臭骂,从那以后,大哥只能老远看着我把长长的挂钩一圈一圈缠绕在扁担上,桶里一次只能装四分之一的水,但由于桶大,走起路来仍然前磕后碰,这样往返八趟才能把一缸水担满。我能感觉到大哥眼里的爱怜与同情,但他只能在远处望着我,有时趁母亲不在,赶紧帮我担一担水。我看见满满的一担水在大哥十六岁的肩膀上轻松地颤悠着,心里总是对大哥涌上一种敬爱。
touzitz     大哥好学上进,像父亲一样寡言少语,每天在昏黄的灯下学到半夜。有不会的作业我总喜欢问他,但母亲总嫌我打搅大哥学习,不许我问,那北京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时,大哥总是给我挤挤眼,又趁母亲不注意,把解题的方法写在纸上悄悄给我,还有时候,把半个两和面的馒头在晚上睡觉时偷偷塞进我被窝里,我捂上被子,大口大口吞着,心里真是快乐。
youzi     二哥是个有眼色又聪明的人,一向最会讨母亲的欢心,他嘴巴甜,又学什么会什么,一直是母亲的骄傲和最爱。三哥却不同,从小淘气调皮,经常惹事生非,不是把这家孩子打了,就是被别家孩子打了,还经常恶作剧捉弄人。记得有一次在桌子上的一个盒子里放了一些零用钱,可第二天却不翼而飞。母亲挨个问我们几个,没有一个人承认,最后,母亲把严厉的目光投向我,我立刻胆怯了,连忙说不是我,但母亲说只有你在擦桌子时北京中科医院假会发现它,况且其他三个人下午都上学,不是你又会是谁。我惊恐地辩解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看到里面有钱。母亲急了,一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说她最讨厌不诚实的孩子,偷了钱还撒谎是错上加错,说着顺手起她裁衣服的木板尺,啪的打在我的手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撕扯着我的心,我没拿,我几乎是跳起来喊到。你还不承认,母亲也跳起来,啪啪啪又是一阵乱打。我的手掌已经全部麻木了。承认不承认?承认了我就不打你了,说,偷了没有?母亲疯一样嚎叫着。我看着发疯似的母亲和战战兢兢的哥哥们,眼泪像雨一样流下,我相信如果母亲手上有一把刀,她一定会杀了我。我怕极了,惊惶失措地不停地点头,喃喃地说,妈妈别打了,是我拿的,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承认了,那一刻,我失声大哭。然而,我并没有因此逃过这场劫难,母亲食言了,给我的是暴风雨般更猛烈的暴打。我后悔了,后悔极了,我为我的懦弱而懊悔,而感到羞耻,我不仅背上了偷钱的罪名,还落得遍体鳞伤。
touzitz     一次我悄悄问大哥我是不是捡来的,大哥说我保证你是母亲亲生的,母亲生你时没有上医院,是邻居马婶帮母亲接生的,我还听见她们说快拿剪刀剪脐带呢。我相信大哥的话,可我不相信事实。
0576     慢慢地,我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我恨母亲,甚至在梦中杀过她。我为自己的梦感到害怕,我怕和母亲单独相处。在我的记忆中,我没有被母亲爱抚过,拥抱过,甚至没有和母亲有过体肤上接触的记忆。母亲造就了我复杂的性格,一出家门,我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在学校快乐的飞奔,快乐的歌唱,可一听到放学的铃声,那种对家的恐惧和厌恶就袭满了我的心。
youzi     记得有一天,我饥肠碌碌地回到家,见三哥正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捅房梁中间的那只篮子。见我诧异,三哥问我想不想吃,我咽着口水摇着头。我知道那里有纯白面的馒头,是母亲特意为父亲留着的。没事,她不会记数的,咱们少吃点,嗯?有事我顶着。三哥看着我眼睛发着急切的亮光。我犹豫了,那雪白的馒头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牵着我的心,我站在那儿强忍着口水慌乱地点着头。看我的,三哥说着一竿子朝着竹篮子连捅几下,三个雪白的馒头从篮子里跳出来掉在地下。好了好了够了够了,我惊喜地叫着急忙在地上捡起馒头拿出两个给三哥。他一只手捏住两个馒头一口咬下大半个,我狼吞虎咽以最快的速度吞下北京的权威白癜风专家了那个馒头。一眨眼功夫,我俩抹着嘴对视着笑了。再弄两个?三哥的嘴嚅动着问我。不了不了,我捂着嘴逃一样离开了那里。傍晚,当我端着一盆刚洗完的衣服从外面回来时,看着两眼发红的母亲和陇拉着脑袋的三哥,便知道麻烦来了。我低着头佯装没看见,拿着衣架就往外走。放下!母亲雷一般的吼叫吓得我一盆子衣服从手中脱落反扣在地上,我急忙蹲下去捡衣服。突然,一根硬棍一样的东西带着风声落在我的背上,我尖叫一声,觉得一阵皮开肉绽的疼痛,紧接着,茶杯凳子乱七八糟的东西劈头盖脸向我砸来,我躲闪不及,一会儿就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顺着额头流到我的脸上,我伸手一摸,满手的血,我吓坏了,手和身子开始发抖。别打了,她流血了,大哥吼叫着按住了母亲的手,接着大哥用一块手帕按在了我的头上。不知怎地,我突然间不抖了不怕了,我挣脱大哥的手,任头上的鲜血在流。我瞪着眼睛,用最仇恨的目光怒视着母亲,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尽管我知道眼泪已经和血一起流下来了。
touzi     母亲并没有因为我流血而流露出一丝的同情和自责,她依然用愤怒的眼光和我对视。大哥怕我再遭毒打,强有力地用手帕捂着我的头,连拉带拖把我送到了卫生所。包扎完后,大哥没有带我回家,他带我到街上,从口袋掏出5分钱买了一个冰棍剥了纸递到了我的手上。我拿着冰棍泪如泉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大哥也不说话,只是用手不停地抚摸着我头上的那块白纱布。我把冰棍举到他的嘴边,他闭着嘴把冰棍推过来,我再次举到他的嘴边,他又紧闭着嘴用力把我拿冰棍的手按到我的嘴边,我也学着他紧闭着嘴坚持把冰棍举过去,他又推过来。就这样,冰棍在我们两人之间推来推去,一会儿开始融化,和着我的眼泪一滴一滴洒在地上,最后我的手中只剩下一根圆圆的小棍子。
touzi     就这样,我在母亲的责骂和殴打中度过了我的十四岁。初中毕业那年,为了能早点离开家,我选择了一千多公里外的一所师范学校。记得当我坐在火车上向几个哥哥分手道别时,我的心中被逃出牢笼的快乐充盈的满满的,我顾不得去更深的体会二哥的不服三哥的羡慕和大哥的担忧,我只有一个念头,火车快点开永远别再让我回来。
touzi     就在我上学的第二个月,父亲的一封电报将我唤回。我不知家中出了什么事,心急如焚赶回家。一进家门,我被一个可怕的白色世界吓呆了。原来,是大哥在上班的途中发生了车祸,二十二岁的青春葬送在车轮下。
诚融     当我从天昏地暗中醒过来以后,大哥已经化成了灰烬。我呆呆地坐在那里,周围的大人们围在父母身旁,用各种善良但无用的语言安慰他们。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这些孩子,没有人会相信我也许比母亲更悲伤更心痛。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大哥是这个家中唯一给过我温暖让我留恋的人。大哥的离去让我心灰意冷,没有了大哥,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儿,家对于我已经没有了意义。我悲痛的没有了眼泪,消沉的没有了思维,木纳地坐在大哥的书桌前,无意识地翻弄着桌上堆满的书籍。我知道大哥并没有真正快乐过,他的快乐全部在这一桌书里。突然无意中我看到一封信,一封大哥写给我已经装好信封却没有来得及寄出的信。我的手开始颤抖,心开始颤抖,眼泪开始颤抖。
投资     四儿:
投资    你走了又一个多月了吧?怎么不往家写封信呢?你这只重归蓝天的小鸟,拥有那么多自由和快乐,连大哥都忘了吗?
0576     大哥真羡慕你,真想你。你知道没有你的这些日子家里有多寂寞多无聊吗?你走了才知道这个家里不能没有你,妈的家务又多了起来,我太忙了,给她帮不了什么忙,小二和小三还是那么懒,什么事情也不做,所有的家务全靠妈一个人做,看着挺辛苦的。
诚融     四儿,大哥知道你不太喜欢这个家,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你想想,没有妈妈哪里有我们呢。过去妈的一些行为对你有很大伤害,我总认为这不是她的本意。你是她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你丝毫不用怀疑。也许是生活的艰难和焦虑磨掉了她们的善良,如果我们都去恨她,或许对她也不公平。昨天妈捶着腰还对我说要是四儿在就好了,她也没有这么累了。妹妹,想想爸妈也真是不容易,能不能不恨他们?也许他们心里是真爱我们的,只是不会表达罢了,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你还小,可能不完全理解,有句话说不养儿不知报娘恩,可能要等我们都为人父母以后才会理解这一点。有人说只有吃过苦的人将来才会有幸福,上帝是公平的,你现在吃了这么多苦将来一定是咱们家最幸福的人。
诚融     在学校生活怎么样,粮票够用吗?要吃好但不要浪费。如果钱不够花就给哥写信,不要给妈要钱。哥有你这样一个懂事的妹妹真是快慰,哥会供你念完学的。
touzitz     记住,记住,别只顾快乐把家忘了。
touzi     每个月给家写一封信!!!
诚融     信没看完,我的泪水已经把信全打湿了。信中那三个惊叹号是哥哥急切的心。大哥走了,我却连一个字都没有给他留下,一句话也没跟他说,我懊悔的恨不得死去。我恨上天,赐给我一个大哥却又把他夺走,我不知道这是老天在惩罚妈妈还是在惩罚我。
youzi     我心里空旷的连心跳似乎都没有了,我没有办法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收好大哥的绝笔,带了一张大哥背着我的照片,装了一本大哥从不离手的新华字典离开了家。
youzi     三年过去我毕业了,为了不被分配回我的家乡,我主动要求与另外一个同学对调去到一个偏远的小城中学任教。这几年我借口工作忙很少回家,二哥三哥先后成了家,母亲因为脾气不好和两个儿媳经常闹矛盾。三哥不争气,和社会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一天到晚吃喝嫖,三嫂气不过扔下三岁的儿子和别的男人走的无影无踪,养活小孙子成为父母晚年生活的全部内容。二嫂多言快语,常常看不惯母亲的作为,二哥被婆媳两人间的矛盾折磨的无所适从,为了自己小家的幸福索性任着老婆闹腾,半年一年的不进父母家门。touzi 投资 youzi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0

主题

18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7-9-13 23: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掌声鼓励!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诚融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2 19:48 , Processed in 0.655981 second(s), 59 queries .

诚融论坛touzit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