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诚融 源码 交易
查看: 0|回复: 0

-b-相逢不见--b-ti3tunni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uzi 十月的时候,是枯萎的季节,没有清幽的花香,走在路上有阵阵凄冷的风,以及零星的小雨。意境中带着深深的伤感气息,可艾生并不习惯。艾生打小起就不喜欢雨天,怕冷,时常要裹着厚厚的外套才能让自己暖和。所以每当下雨的时候,就会想自己的未来是不是也这样难以让人接受。  其实,艾生很少去想未来的事情,因为觉得难以掌控,而且也不相信。有些东西,有些人,也许是没有未来的。这是以前看到的一段文字,艾生觉得这样说在理,便一直记了下来。最近,艾生喜欢上了一些单调乏味的文字,并自得其乐,时常逃课去图书馆阅读历史人文方面的书籍。艾生学的是工科,可内心并不喜欢,他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专业,或许只是为了顺从家人的心。  大学以前,艾生一直都是乖巧努力的孩子,在大人眼中是令人放心的那种。可上大学以后,脾气开始改变,观念也不复重前,整个人变得沉闷起来,不再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心声。有时候,艾生自己也会想为何会有如此的变化,可一直没有合理的解释,或许只是因为没选上自己喜欢的专业而已。  但是,自己喜欢什么专业,艾生却并不明了。他是一个有很深自我矛盾的人。有些人,北京癜风医院好不好在人群中能谈笑风生,洒脱自如,但真正一个人的时候却内心孤寂,沉闷绝望。艾生觉得自己可能就属于这一种人,有一颗在加速衰老的心。  如今,他唯一相信的东西就是三十岁时自己应该已经结婚,或许还有孩子。  艾生曾经喜欢一个叫金禾的女孩,淡雅的高中女生,同班同学。在那以前,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然后一天,艾生写了一张简陋的纸条递给金禾,接着等着看她的反应。只是那一天刚好艾生他们宿舍集体迟到错过了升国旗的时间,于是被罚不让进教室。艾生终究没有等到想看的结局,而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永远失去。艾生想永远是什么,或许只是一个骗人的假想而已,艾生不接受永远这样的词语,却不能不接受金禾没有给出答复的结局。  其实,对于那张纸条,金禾是有些反应的,只是觉得纸张太过简陋,文字也无趣。她想艾生难道就是这样的男孩吗,不懂理数,不计后果,又或者只是一时冲动。她不能拿捏,所以难以给出反应。一直以来,金禾都是不急不燥,自信满满的,是淡雅的女孩,不会容忍这样琢磨不透的猜测的,要是难确定宁可置之不理。  所以艾生只是失误在一些细节上了,可他原本就不注意这些,他按自己的内心指引需求行事。因为心浮气燥,焦虑不安,想寻找一种恬静的氛围压制,而刚好感觉到金禾身上的淡雅,所以想要靠近求索,不能如愿而已。  但也正是由于那一张纸条,他们之间开始有一些无关痛痒的交集。偶尔说一些话,见面打招呼以及艾生帮金禾解决一些学习上的难题。只是,彼此无法更多的了解,因为金禾一开始就没想要和艾生做朋友。金禾有自己的想法,而大多和浪漫有关,但她看的出,艾生决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艾生一点也不帅气,就算成绩好也是没用的。  而那段时间里,艾生在自己的痛苦中郁郁寡欢。为了转移阴霾的心情,开始看一些淡然无味的文字,试着努力地平静下来。既然有些事情不可求还是放手的好,艾生对此一直有明智的看法。于是在高中毕业后,艾生整个人像人间蒸发般,不再和以前熟识的人联络,包括金禾。他想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少喜欢金禾的,不然为什么在离开的那天,内心没有丝毫的眼泪。所以,艾生觉得自己也是可以断然忘记的。  只是后来艾生时常想,或许那段时间是他自己唯一一次可能接近恋爱的时候,然而却无力地生生错过。有些人相信恋爱,有些人不相信,而对于艾生,还没遇到就已经绝望了。  现在,艾生常常觉得内心绝望,因为枯燥乏味的生活和好几门课程亮起红灯的学业。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可从不打算有任何改变,所以一直煎熬。有时候,抑郁难受会让人感觉到真实。而艾生需要有这种感觉,他怕自己陷入回忆以及虚幻之中。如果被感知周围的生活真实存在,那么就算是切肤之痛也好过梦一场,艾生不能接受那些自欺欺人的泡沫希望。于是,熬夜,晚起,在净的阳光中眯起眼睛看这个冷漠的世界,听粗俗的恋爱歌曲,走进地面潮湿的食堂吃一碗腥辣的面条,艾生就是这样没有规律地,简单地抵抗眼前绝望的生活。如果不知道生活会带来什么,那么就什么也不去做,艾生想自己怕是已经越来越远离众人眼中的优秀吧,自然也越来越远离金禾了。  在离开金禾以后,艾生尽量不让自己去怀卤米松乳膏想以前的种种,也不去打听询问有关金禾的消息。两年里,彼此没有见过一次面,也从未有联络过。于是艾生觉得金禾在他的世界里已经消失,就如同自己消失在她的世界长沙癜风专科医院一样。其实,很多事情也就那样,不给人猜测遐想的空间,还没开始就要走到尽头。说来,艾生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金禾的,喜欢多深,什么时候忘记也都不明了。或许,从头到尾,艾生都只是在想着谈一场与他人无关的爱恋,只是自己一直不知道而已。  好多时候,沉闷能让一个人内心明了,看清周围更多的事情。艾生已经习惯沉闷,所以自认为能看清楚许多感情上的裂隙。比如街上牵手的一对情侣,短时间内能够判断出关系持久的时间,或者周围一些人给予的虚情假意,一眼看穿但不挑拨明了。艾生觉得和很多人都没有关联,既然如此,给所有的交集留下萍水相逢的淡然,是明智的选择。所以在大多数时候艾生都是沉闷不语,不外漏心事,不张扬喧哗,让周围难以感受到其存在,低调地在自己的生活习性中且走且停。艾生想,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自由,是独立的空间,虽然并不愉悦,但需要,就像曾经以为很需要金禾的淡然一样。  艾生同样知道,到最后他也没有得到金禾的任何答复,所以如今这样的自由空间也注定不能持久下去。  在去重修考试的水泥路上,艾生终于从回忆中解脱出来。因为在一个星期前的聚会上,艾生于两年后第一次见到了金禾。艾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去参加那样的聚会,他是向来不愿意把自己置身于热闹的环境中。或许只是有人说了一句想看看大家的变化,艾生了然自身的变化,所以会动心前往。只是并没有预料到会遇上金禾。见面的时候,秀发,淡然,神情自若,金禾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改变。他们零星地说了一些简单的问候话语,然后自觉地远远分开坐下,都是不动声色。然而在看着金禾转身走开的那一刹那,艾生的心忽然隐隐颤抖起来,原来有些感情还是一直无法忘怀。以为离开了那么久就能彼此隔绝,对曾经的伤痛免疫,可谁知重逢的片刻,所有坚持还是分崩离西。那一整个晚上,在昏暗灯光照射下的角落里,艾生难以平息内心涌动着的想痛哭的冲动。他努力压制,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囧态,觉得一个晚上像一生般漫长。第二天清晨,艾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告别就钻进了拥挤的公交车回到学校,然后闷头大睡了一天,直到傍晚的时候饿醒。艾生想,可能有些事一辈子都没发解脱,金禾或许就是他今生的劫难,他逃不掉。  在昏黑暗,艾生起身摸了一瓶纯净水大口大口地喝下。然后走向窗前,看城市渐起的灯火。太阳早已落下,远处天空有碎散的云朵有气无力地漫自漂移。有微弱的凉风,灌进鼻子里,冷而心酸,艾生觉得有想从窗户跳下去的冲动。如果有些事情再劫难逃,那么就不给它出现的机会,也好过这样一日日的煎熬。当然,艾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会傻到把自己鲜血淋沥脑浆蹦地的模样暴露在众目睽愦之下,这是他唯一坚持的狭小的自尊。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暗自的坚持,喜欢吃特定的水果,穿一种牌子的衣服,只喝开水等等,旁人无法理解,可在他自己看来却很重要。艾生想金禾会坚持着什么呢,或许是淡然行事吧,就如她一贯表现的那样。现在,艾生满脑子里都是金禾的身影,这让他觉着泄气。他以为两年的时间足够忘记,却发现到最后想忘记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于是觉着这两年的时间其实都搭了。原来,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如同哽咽在喉咙里的痰,难以上下,让人忍不住落下泪来。  室友自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开门后发现艾生悄无声息地站在窗前,便忍不住上前询问缘由,却在艾生回头的时候看见他满脸的泪水。看着艾生没有打算诉说的准备,室友便知趣的默然离开,留艾生一个人继续待在原地。艾生能够觉察到自己的失态,但他不想掩饰,他明自己的伤心,需要一些时间释放。  十点的时候,艾生走出宿舍去楼下的小卖部买一些食物填饱肚子,然后喝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心里才开始逐渐升起些许的暖意。艾生想,或许一切都只是偶然,偶然喜欢上金禾,偶然离开,再偶然相遇。所以在这场没有结局的爱恋中,艾生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因为他从来都没有付出过,甚至不知道金禾和他的生活有何关联。他只是感觉内心缺失,至于缺失什么,艾生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知道与周围的人总是有些格格不入。  有些人积极向上,有些人碌碌无为,艾生却处在中间,既不愿上进,又害怕堕落,茫然的感觉,没有出路。手心空,时间驹过迹。走过平坦通途,曲折坎坷,年华拼到最后,原来什么都抓不住。艾生只能告诉自己,金禾是抓不住的泡沫幻想,想拾取的时候已经破碎飞溅。  因此,艾生努力静下心来,去复习准备下周的重修考试,至少要在八个月后正常毕业,艾生心想。他已经厌烦在这个狭小的宿舍空间里熬夜,打游戏以及每天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他需要快点离开。虽然不知道离开后又会是如何一种情况,但至少会有一个新的环境让自己去适应,去重新过一种生活。艾生需要一些改变,就如同高中毕业的时候。  考试过程比较简单,两个钟头的答题,交卷,然后静心走出考场。天空阴暗,密密麻麻的小雨,冷风,满地的枯叶,以及校园广播的款款深情。今年将会是个寒冬,大雪提前来到,请大家注意保暖不要着凉感冒艾生想,如今这样的天气是不是就是大雪来临的预兆呢?如果十月就开始下雪,今年的寒冬果然是要提前到来了呢。  相遇,离开,忘记,如果不是内心涌动着些许牵挂,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的结束。艾生已经不大记得曾经遇到的许多人,他很少去在乎自己会在别人心里留下怎样的印象,自然不会有多少相交的朋友,却喜欢深夜在网上和一些素不相识的人交浅言深。现实中人心太假,艾生学不来,而网上交流却不需要考虑太多。所以艾生有很多可以聊一晚上的网友,而且大多喜欢把一些内心真实的想法抛露在网上。艾生想,原来好多人与自己一样孤独无助,沉默茫然。  重修考试结束后的晚上,艾生依然在熬夜。天气寒冷,裹着厚实的袄子,对着液晶显示屏敲下一行行的文字。谁能原谅谁,谁把谁摆在重要的位置,到最后也不过毫无干系,把彼此遗忘在年华流逝后的成熟里。而成熟又是什么,我在对岸,你不靠近,都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然后往背驰的方向各自走远。  艾生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了,起身去卫生间的途中透过窗户看见外面茫茫的一片,呵,果真下雪了啊。艾生心想,这估计是学生时代最后一个寒冬了,竟来的这样早,怕是在催促自己的离开吧。只是,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艾生还需要跑招聘会去找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艾生学的是工科,但厌倦办公室狭小空间的绘图工作,所以打算去工程局寻一份工地上的工作。艾生喜欢户外,清新开阔,无拘无束,虽然条件艰苦点,但远离都市,内心的绝望或许会有所减少。  于是第二天清晨,艾生跑去了一个工程局的招聘宣讲会,是针对海外工程的应届学生招收,不需要什么学习成绩上的要求,只要愿意去就行,不过前往的地点是遥远的非洲大陆。艾生犹豫了很久,考虑着要不要去那么远以及贫瘠的地方。他不知道内心的需求,所以面对选择的时候总是难以下定决心,虽说好坏都无所谓,但总得想一想切实的问题,比如家人亲情,比如寂寞乏味,以及远离所有熟识的人,包括金禾。  因为得不到,所以需要离开,艾生想去没可能遇到金禾的地方,然后止住内心的难舍,彻底遗忘。  最终,艾生决定出去,虽然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未来在前面狰狞的等待着自己,但至少可以摆脱一直以来困扰身心的揪扯不清的感情,而且还可能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艾生已经不需要很多,他只想着到回来的时候能孝敬一下父母亲人,弥补多年来自己的任性妄为。有些最亲近的感情一直被忽略,却为了虚幻不可求的事情考虑太多,艾生意识到自己残忍的一面,原来无声中伤害好多人。  从招聘会回来后,艾生给家里了打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后上床睡觉。下午四点多醒来的时候,看见窗外的雪渐渐融化,浑浊的水在街道两旁汇集,远远的流向地下水道的入口。阳光微弱,行人稀少,冷风依然在吹。艾生想自己应该出去走走,整天在宿舍憋着,身上有发霉的味道。于是,披上袄子,去校门口的火锅店吃一顿辛辣的晚餐。在锅里升起热腾腾的水气中,艾生辣的泪流满面。他也懒得擦拭,只顾闷着头吃喝。艾生不喝酒,就算再难受也是滴酒不沾,因为从小起就酒精过敏。有些伤痛会一辈子都难以忘记,他一直记得第一次喝酒的那个晚上,浑身起的腥红色的疙瘩,痒而疼痛,长时间不曾消停。所以,艾生后来只喝雪碧,特别是冬天,冰冷地刺激喉咙血管,贴切真实可感,让人意识到自己的继续存活。  艾生想,有许多事情对于自己都是奢侈的,比如恋爱,高谈阔论,尔虞我诈,以及有梦想和未来。对于将要面对的工作生活,艾生心里没谱,只是知道以自己的个性定然难熬。他不是受大众欢迎的人,自我,主观,没有集体观念,而且行事不记后果。喜欢上金禾,无故旷课,去遥远的非洲,所有一切,都是不动声色。这样伤人伤己的性格,是没有多少未来的。艾生心里明了,所以遇事不再多求,只盼着有一个互不打扰的环境自给自足。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艾生在家里努力做出开心的样子,偶尔和家人聊一些自己学校的事情,让自己以及家人能够感受到有一个融洽的氛围。他知道自己伤害太多,所以想在离开之前让这些最亲近的人欣然接受。但艾生发现,其实自己能做的太少,终究是什么也难以改变。         
投资
0576
0576
touzi
诚融
touzitz  (散文编辑:雨袂独舞)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诚融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7-10-24 06:41 , Processed in 0.510410 second(s), 68 queries .

诚融论坛touzit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